安择之。

吃的是人间烟火。

[喻王]鹤顶红(五)

*长篇,香港黑道paro,私设多




       他们约了六点半,喻文州在微草侧门外安静等待。

       王杰希习惯提前几分钟到,他不喜欢等人,所以也不会让别人等。并非雨天,港城二月算不得太冷,修身的长款薄风衣足够御寒,一双长腿笔直隐藏在休闲裤下,倒是比平时西装革履的要年轻。

       只是当王杰希来到约定地点,还是被喻文州吓了一跳。本身两个男人约着见面,就不可能太讲究但喻文州这身…搁出去说是蓝雨如今的当家老大,怕是没几个人相信。

       浅蓝牛仔长裤、运动外套,喻文州活脱脱就像个大学生,两人正是二十来岁的年纪,这么说也没错。王杰希还愣着,喻文州倒是笑着先开口。

      “杰希着里身真系好看。”(杰希穿这身真好看)

      “你今日着得唔错,平日就应该后生滴。”(你今天穿得不错,平时就应该年轻点)

       这语气像是兄长对弟弟的亲昵问话,喻文州笑得更开心。实际上他也不喜欢拘束的服饰,场合需要,否则平时他都穿得很随意。刚出口,王杰希就察觉不对,将头扭在一侧,生硬转移话题。

      “去边?”(去哪儿)

      “到左你就知了。”(到了你就知道了)

       其实喻文州刚才看呆了,他见过王杰希穿冷硬正装不可侵犯,见过王杰希赌场炫技游刃有余,唯独没见过这幅邻家哥哥的模样,墨绿色长风衣,就像触手可及。

       难怪不少人戏称他是微草的爸爸,尽心尽责。

       喻文州开车,骨节分明的手搭在方向盘上,开得极稳,却不经意间超过了很多车,跟他平日的 作风相符。王杰希坐在副驾驶,看窗外天色渐暗,车内总有一股暧昧氛围流淌。或者两人都不会说出口,希望这段路再长一点,可以在你身边,再久一点。哪怕沉默无声。

      “原来喻少也会来哩滴地方。”(原来喻少也会来这些地方)

      “魏老大中意,我们经常系到食饭。”(魏老大喜欢,我们经常在这吃饭)

       目的地就在眼前,大排档人声鼎沸,喻文州驾轻就熟寻了个位置坐下,点了招牌宵夜,炒面、烧烤、两瓶冰啤酒,港城平民的夜。魏老大这个名字,在微草和蓝雨之间应该是禁忌,王杰希没有搭腔,他摸不准喻文州到底是真的喜欢这儿的食物,还是刻意算计。

       但认真说一句,也许微草参与策划了对魏琛的局,至少王杰希本人没有。

       气氛莫名冷了下去,喻文州不甚在意,撬开两瓶冰啤酒,先狠灌一口,举着跟王杰希碰杯,他看上去心情很好。王杰希接了酒,喝得文雅,哪怕喝酒,姿势也像品茶,他在等,等喻文州盘托出今天的目的。

      “杰希,祝我生日快乐。”

      “今天?”

       喻文州点点头,成功把王杰希镇住了,他挺满意的。以往他都是在蓝雨过的生日,魏老大再不靠谱也会给他买个蛋糕,而黄少天则会叽叽喳喳在一旁唱着“恭祝你生辰…”的粤语版生日歌,热热闹闹。今天,他更想跟王杰希过,鬼迷心窍一般地执着。

      王杰希也只是呆了一下,恢复从容之后,从口袋掏出一副扑克牌。

     “礼物就冇了,我可以变个魔术比喻少睇。”(礼物就没有了,我可以变个魔术给喻少看)

     “好啊,感哩餐我请。”(好啊,那这顿我请客。)

       王杰希用手指缝隙恰好钳住纸牌两侧边缘,一瞬间将牌平均分为四份,两手上下放置拉为一条曲线。只见他手腕微动,再将纸牌合为一叠,快得让人看不清动作。最后王杰希两手斜举,右手占据上方将扑克弹向左下,扑克恢复原状。王杰希将牌平放在左手掌心,在喻文州面前。平淡男音显得自信满满,直叫人听从臣服。

      “靠过来一些。认住一张牌。”

       我们的魔术师大大另收勾起纸牌边缘上翻,让扑克露出边角数字与花纹,随后使之落下。如此一来,喻文州能看得见飞速变换的花纹,也能看得见,后边王杰希领口侧开露出的锁骨和白皙肌肤。

     “再近一些。”

       他起身凑了过去,越过尚未上菜的小桌。太近了,这样的距离对于他们的关系而言,太近了。甚至于喻文州可以嗅到混乱之中王杰希身上似有若无的香水味。

       是银色山泉,先是阿尔卑斯山的纯洁和不可亵玩,随后变得柔和、静谧,所有抚慰都藏在不言中。他的温柔,让人想私藏。喻文州自己用的是无极乌龙,说不上热门,就是规矩斯文的茶,烟气都在衣冠外表下,可以很强硬,也可以很温柔。

      还是王杰希的声音将他飘忽的思绪拽回。

      “确定你认住了?你在走神。”

       魔术师总以吸引观众的注意力为荣,喻文州在走神,所以王杰希眉头微皱,有些不满。喻文州才恍惚点头,直到王杰希将所有纸牌平摊,他猛地发现,先前记住的纸牌早已不翼而飞。

       那张黑桃10什么时候消失的?喻文州确定自己没有眨过眼睛,他大概是醉了,在美色中。

       王杰希只是慢慢凑近,透着血色的薄唇就快触碰喻文州的额头,他伸手到喻文州后颈,轻抽出纸牌。正是黑桃10。唇角的笑意是掩藏不住的,王杰希对自己这一手向来自信,魔术——只是当局者迷。

       The closer you are, the less you see.

       服务生捧着两瓶冰啤磕在桌上,发出厚重声响,惊得两人都回过神来,坐到原本位置上。喻文州掩饰性地灌下一口酒,让自己冷静一些。生日吧,有干些疯狂事情的特权,但他可不想把送上门的猎物吓跑。王杰希不是笼里的金丝雀,是天上的金凤凰,他的信仰是微草,哪怕旁人俯首称臣,也不会多看一眼。除非同他棋逢敌手。

       王杰希安静尝着大排档的平民美食,在中途甚至给寿星夹了菜。见招拆招,及时行乐,这才是他行事作风的根本守则。更何况…谁是猎人,谁是猎物,到现在还说不清楚。

       一瓶冰啤酒对于身经百战的两人来说连微醺都算不上,喻文州载着王杰希回家,他深谙温水煮青蛙的准则。

     “谢谢你的生日礼物,我很喜欢。”

     “下次我做东,还请喻少赏脸。”

     “那么我希望,杰希可以喊我文州。”

      “再见,文州。”

       喻文州看着那身墨绿风衣远走,笔直双腿在寒夜中向前迈步,也算风景线。直到喻文州重新握住方向盘准备离开,才发现副驾驶座位上留着一张黑桃10。也对,今天是十号,黑桃是上位者的象征。

       生日快乐,喻文州。王杰希在心里如是说。

       TBC



      香水我胡扯的不要在意,魔术参照惊天魔盗团。喻队生日快乐呀,让杰希炫一手。
      虽然身上的担子很重,但还是希望喻队可以对自己好一点,蓝雨也会继续走下去,向冠军进发。唉拼死拼活地终于赶出来了,拖延症要治。
       生日快乐。

评论(7)

热度(44)